他们是医院里的法官,但也许,你从未见过

2020-10-27 09:39:14 作者: 他们是医院里

如果患者体检查出肺部结节

或者一个肿块

究竟是不是肿瘤?

是良性还是恶性?

早期还是晚期?

下一步该怎么治疗?

这些问题

都将由医院里的法官

——病理科医生来回答

病理诊断结果决定着患者的命运

相较于内外妇儿等科室,甚至是检验检查等医技科室,医院的病理科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陌生,甚至从未与他们打过交道。在那里,没有来来往往的病人和家属,只有病理切片组织和福尔马林、乙醇、伊红等试剂的刺鼻气味。在与疾病的博弈里,取材刀、切片机、显微镜就是这群幕后团队的“武器”。

他们近距离接触浸泡在甲醛内的病理组织,一接触就是一整天,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的镜检,以最快的速度出具病理诊断报告……繁重的工作量、艰苦的工作环境和枯燥的工作步骤,永远为患者默默忙碌在看不到的角落。

10月18日,周日,早上7点半,南通市第六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尹中波准时出现在病理诊断室里,穿上工作服,开始一天的工作。当天,有12台胸外科手术,2台腹腔镜手术,尹中波和同事们都做好了中午连班加班的准备。

8点整,一位四十多岁的患者正躺在1号手术室的手术床上,由于前段时间体检查出肺部有一个8毫米的结节,被肺结节联合门诊的专家和医生初步诊断为早期肺癌。在台上医生切取病灶部位一定范围的的组织块后,被标记好的标本送到病理科做冰冻切片病理检查。

“一般我们20-30分钟就能出病理结果。”尹中波介绍,快速准确诊断是病理科医生的价值体现。能否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最准确的结果,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具挑战性的工作,是长期积累的实践经验和应急能力的高度集中体现。

(经过快速冰冻后,病灶组织被切成薄如蝉翼的病理切片)

从术中冰冻标本签收、信息核对、规范取材、冰冻制片、染色……封片、显微镜下阅片到出病理诊断报告,还不到半个小时。尹中波熟练地将冰冻切片放到显微镜下观察,长期积累的实践经验和应急能力的高度集中,让他在一两分钟内就有了一连串诊断结果。经过复查确认无误后,将信息输入电脑,下一秒,手术室内的医生就收到了病理科上传的病理报告,开始着手下一步治疗方案。

在高精度的医学显微镜下,被放大数百倍,不同的病理组织会呈现不同的组织结构和细胞形态,医生根据这些特征鉴别“良恶”。

尹中波说,手术台上的医生留取病人病变组织送给他们检验,他们需要以最快的时间完成冰冻报告。因为外科医生在手术台上等着他们的病理诊断来决策下一步手术方案,时间紧急,报告结果的“快”与“准”不仅直接影响手术医生确定手术方案,也决定着患者某个部分器官的去与留。“因为临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都要遵循病理医生的诊断结果,所以也有人说我们是医生里的医生,医院里的法官。”确实,病理科医生的病理诊断结果决定了病人的病情以及后续治疗,一锤定音。

近年来,随着医院手术量的增多,病理科的工作强度也与日俱增。他们每天面临着大量的工作,加班加点是常态。不过,随着尹中波等高技术人才的引进,如今一份病理诊断报告仅需20-30分钟便可出具且结果精准。速度与质量的提升不仅大大缩短了医生的手术时间,避免了误诊及二次手术,术中感染的风险也大大降低。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