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医部的故事︱在香港定居多年,她一直珍藏着许多留医部老照片

2020-11-12 04:02:52 作者: 留医部的故事

来源:读特

“这些留医部老照片是我生命中的一段美好回忆,上面记录着我的青春时代。”她叫张瑞玉,是深圳市人民医院(市民俗称:留医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员工,见证了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前后留医部的发展变化。近期,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讲述了那段峥嵘岁月的“留医部故事”。

1974年10月,张瑞玉在宝安县人民医院(现为深圳市人民医院)大楼前。

珍藏了许多与医院相关的老照片

“这是我1974年10月在留医部大楼前拍的。”“这张是70年代我和同事们站在留医部大楼平台上拍的。”“这些是1977年我和医院的同事们在深圳水库拍的”……

今年8月初,深圳市人民医院和晶报联合举办征集“我和留医部的故事”活动以来,受到许多市民的关注。许多与留医部有过交集的人,陆续把他们撰写的相关文章和保存的相关老照片发到征集邮箱。

1974年,张瑞玉在宝安县人民医院(现为深圳市人民医院)大楼前。

其中,有一位名叫张瑞玉的香港市民曾于三四十年前在留医部工作过,她也通过电邮把许多与留医部相关的老照片发过来。这些老照片,她珍藏了数十年,至今保存得非常好。“当初,我去香港的时候,把深圳这边的很多东西都丢弃掉了,而这些与留医部相关的老照片却始终没有丢弃,一直带在身边,保存至今。”张瑞玉表示,她一直把这些照片视同珍宝,因为上面保存着她的青春印记。

1977年,张瑞玉(左三)和化验科同事在留医部三楼化验室前面的平台合影。

上世纪70年代中期调入人民医院工作

张瑞玉告诉记者,她1957年出生,父母都是深圳本地人。当时,因为她父亲在同属惠阳地区的紫金县工作,所以她自小就在那边上学。1972年,张瑞玉高中毕业,当时才15岁。因为她是干部子弟,当时属于可以分配工作的人员,所以于当年9月被分配到惠阳地区二轻局下属的食品厂工作,地点也是在紫金县。

1973年1月,她父亲带着除了她之外的一家老小调回宝安县工作,“我因为已经参加工作了,所以没法说走就走”。次年,她也调回宝安。最初是要去县文化局工作,当时已经通过了面试。不过,因为她妈妈认为还是从医比较好,所以就坚持让她调入县卫生局。“1974年10月,我被宝安县卫生局分配到县人民医院。到医院报到后,我被安排到药剂科工作,住在当时叫‘书记楼’的第二栋宿舍。”她回忆说:“1974年底,宝安县政府动员各单位派出人员清理深圳河的污泥,整治河道、截弯取直,治理县城(深圳墟)的生态环境。我和黄焕南等人也被安排去参加。主要是用铁锹挖掘污泥,然后用竹箩装污泥并把它们抬走。”

后来,因为张瑞玉年纪还小,医院又安排她到宝安县卫生学校(简称:卫校)学习,卫校就在医院旁边。卫校毕业后,她又回到人民医院工作,被安排在化验科。1978年,她又调回药剂科工作。1982年,她调到人民医院第一门诊西药房工作。1983年2月,她结婚了。因为丈夫是香港人,所以就离开医院和深圳,迁到香港定居生活。

1976年2月8日,宝安县卫生学校第八届师生合影。第二排左边第六个是张瑞玉。

在药剂科曾和同事到梧桐山采药

回忆起在上世纪70年代在宝安县人民医院药剂科工作的经历,张瑞玉表示,那时候工作环境非常艰苦,为了克服缺少药物的困难,药剂科在科室主任的带领下,通过各种方式自制药物,包括葡萄糖注射液、生理盐水等,以及到周边山上采集中草药,以满足临床需要。当时,药瓶使用完之后需回收再利用。因为没有自动化清洗药瓶的设备,所以要通过人工撬开瓶盖、清洗药瓶,“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候,我们也一样要在冷水里清洗药瓶,大家都认认真真地干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