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破西宁涉黑第一案

2020-11-27 22:34:56 作者: 侦破西宁涉黑

从侦办到移送审查起诉前后历时1年,破获各类案件5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1人,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1.72亿元。

2020年8月18日,“10·11”专案组所有办案人员和摞成小山一般的278本卷宗合影留念。

随着二审维持原判,备受关注的“袁氏兄弟”涉黑案尘埃落定,当初破案时的百般滋味,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葛立业和他的战友们,至今品咂不尽。

慎之而又慎

该案是西宁市涉黑第一案。对于每一个办案人员而言,都是第一次“吃螃蟹”。经济犯罪有较强的专业性、隐蔽性,需要具备刑侦能力和经济专业能力。起初,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只是按“个案”去查。

应了那句鸡汤文:人生路每一步都算数。

经过数月不公开侦查,2019年3月,“10·11”专案组在省、市、区三级公安组织领导下成立;5月20日,在大量被查证属实的案事件的支撑下,正式立为涉黑案对外公布。稽查、审计、检察和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等部门全面介入,专案组扩充到60余人。从此,案件侦破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面对乱麻一般的案件线索,该案主要承办人、西宁市公安局城中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葛立业吃住在专案组,一心扑在案子上,组织分工、抓捕审讯、材料制作,每一个环节,都慎之又慎。

为避免走漏风声、材料散佚,专案组因陋就简,几十个人就挤在一间办公室。早安排,晚汇总,办公室拥挤得有点不像办公室。葛立业带领大家“摸着石头过河”,一边办案,一边“补课”。队里9个民警,除了一个有检察工作经验的老大姐,大都是80后,其中2位还是“实习生”,加上从派出所抽来支援的几位老同志,大家各尽所能,通力协作,是年全局绩效考核,大队居然独占鳌头,荣获第一名。可以说,此案的侦办,既是一次涉黑案实战“首秀”,也是一场可遇不可求的练兵。

到底黑不黑

2018年10月,在侦办一起票据诈骗案件过程中,某公司财务总监传话说有线索举报。

此总监是科技大学出来的,在票据方面是个行家。这一天,12条案件线索纳入葛立业的办案计划中。

办理涉黑案,大家都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两眼一抹黑。

大家抽丝剥茧,日复一日,以“袁氏兄弟”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慢慢显山露水。可到底黑不黑,即使是法律专业科班出身的葛立业也还拿不准。请示汇报的同时,葛立业联系法检部门提前介入,反复论证,以求万无一失。

结果大家不谋而合,是典型的涉黑案无疑。

从警二十年有余,葛立业把准案件侦办的“方向盘”,明确打击重点:“袁氏兄弟”团伙不同于其它涉黑犯罪团伙,其主要犯罪事实是依托建筑市场以经济犯罪为主,暴力犯罪则为其衍生物。

嫌疑人大都是从袁氏兄弟的老家江苏徐州抓回来的,尽管百般抵赖,怎奈纸包不住火。该案作为西宁市三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首例涉黑案件,被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委政法委三级列为挂牌督办案件,后又被全国扫黑办、最高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

擒贼先擒王

专案组决定先将“袁氏兄弟”以“票据诈骗”为由控制在手。

2018年12月7日这天,“袁氏兄弟”一个在西宁,一个在德令哈,专案组兵分两地,同时行动。

老大54岁,在西宁跟人约好到大连海鲜见面,却迟迟不见出现。

等待是最煎熬人心的。当时针指向晚9时,终于现身。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一副冰冷的手铐铐住了他的手腕。

与此同时,身在德令哈的老二可够忙的,一个晚上,辗转两个饭局。侦查员节奏跟着嫌犯走,也不得不把一顿饭分作两个场次进行。

抓捕后发现他们织就的关系网之大而密,令人震惊;审讯、查证困难重重。

当晚,说情电话就打进葛立业的手机。葛立业语带双敲,巧妙周旋。

密织关系网

袁氏兄弟的手机通讯录里,均有千余人,大都是建筑圈儿各层级的头头脑脑。其中就有41名党员干部在此案中受到党纪政务处分,4名公职人员移送检察机关。

 1/2    1 2 下一页 尾页